投资 > 理财

网贷行业持续出清:备案再落空 平台数跌破900家

2019-07-08 14:29:13   国际金融报

“不同于去年一些不合规平台爆雷、跑路,今年的市场主动出清比例在增加。一些平台在评估备案可能性、合规成本、业务发展出路后,选择了主动清盘或转型。”

穿越黑暗,静待黎明。

2019年已过半,网贷行业的前半年或许可以说是讲述了一个关于送别、坚守和等待的故事。

关于6月底首批试点备案的预期再次落空。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P2P正常运营平台数已跌破900家。

步入下半年,行业能否迎来希望、阳光和重生,备受各方关注。

加速出清

头部吸金

网贷行业持续出清。7月4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法集资的大案、要案正在有序处置。目前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近年来,在行业清理整顿下,网贷市场出清速度加快,仅最近半年,存量平台数量就锐减了三分之一。

“不同于去年一些不合规平台爆雷、跑路,今年的市场主动出清比例在增加。一些平台在评估备案可能性、合规成本、业务发展出路后,选择了主动清盘或转型。”鲍建富说。

网贷之家月报显示,2019年6月关停平台数量26家,主要以清盘分期兑付和网站关闭平台为主。

等待备案期间,网贷平台执行“三降”要求,网贷行业整体规模有所萎缩。其中,运营平台数、业务规模和出借人数量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缩水。据网贷之家月报,6月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864家,相比5月底又减少了26家。当月行业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

“今年上半年网贷行业仍然是为政策牵动的半年,市场的出清速度进一步加快,大量中小平台采取了清盘和转型的战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党委书记许泽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违规头部平台的被查也说明网贷行业的整顿进入深水区。”

3月,因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团贷网创始人唐军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官网公开数据显示,团贷网累计成交额达1307亿元,待还余额145亿元,投资者超22万。

对此,积木盒子CEO谢群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2018年年中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网贷行业一直处于持续出清的状态中,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注册资本、风控能力、数据报送等备案必备条件大大提高了平台存续门槛。

其次,行业“三降”要求和当前经济周期下,非常考验平台在服务有限资源中产生利润的能力,借贷两端盈利能力不强或者两端服务能力不均衡的平台大概率无法在不借助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存续。

第三,备案工作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使得投资资金避险趋势加强,认可度低或流动性管理不当的平台或出现财务风险。

第四,没有统一的退出机制和政策,退出平台压力较大,容易诱发连锁反应。

第五,恶意逃废债没有得到行业系统性的控制,打击恶意逃废债往往是等到平台出问题了才出手。逃废债导致的逾期攀升,与平台募资能力下降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平台出问题。

“行业平台的不断减少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许泽玮补充称,目前监管思路由之前强调信息中介定位到现在更多强调自身防控风险的能力,追加实缴注册资本说明了监管层对网贷行业的认识更为务实。

自4月网传的备案试点要求中提到充实网贷机构注册资本金以来,大批网贷平台纷纷提高了实缴注册资本金。其中,和信贷、拍拍贷和积木盒子将实缴注册资本金提高至10亿元,小赢网金、你我贷、PPmoney、桔子理财等多家网贷平台将实缴注册资本金提高至5亿元。

优胜劣汰,行业规模承压,整治和清退是上半年的主旋律,市场洗牌的速度猛烈。不过,许泽玮认为,与之相对应的是,合规发展的头部平台的市场地位日益凸显出来,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拥抱合规

呼吁备案

随着2019年上半年画上句号,网贷备案再次延期。

根据4月披露的网贷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网贷备案正式启动时间不应晚于6月末。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尚没有平台进入备案程序。这也是继2016年原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提出对网贷实行备案管理以来的又一次延期。

据鲍建富介绍,目前开鑫贷各项备案准备工作都严格按照监管要求看齐,此前已经接入中互金协会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最近又按照监管要求,接入了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统计监测系统。在备案前期,监管对网贷平台有“三降”要求,开鑫贷也严控规模,宁缺毋滥。同时,在资产方面,平台正开拓供应链方面和中小微企业、服务实体经济的项目。

另一家华北区域的平台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平台在所属行政区域中按照监管统一核查计划,已完成行政核查,但平台被告知行政核查的依据也是根据过往的要求而非网传的备案试点要求来检查的。平台已经按照“1号文”要求实时接入网安和中互金协会的数据系统,此前有媒体报道,这两个系统是平台备案的必经之路。目前还在等待监管部门对于下一步工作的通知。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次延期也让不少平台压力倍增。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市场对于6月底启动试点备案工作有所期待,但从目前来看,试点备案工作实质性延期,给平台带来很多困难。

“其一,动摇了投资人的信心,加剧了投资人持币观望的心态,使得平台和行业整体的募资能力会进一步萎缩;其二,网贷平台的正常业务拓展遭到较大限制,如营销等都无法进行;其三,‘三降’要求使得平台营业收入减少,增加了财务风险;最后,由于网贷行业合规性不明朗,人才流失和资本利空将不可避免。”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在平台数跌破千家后,鲍建富谈到,伴随着网贷平台的整顿进入深水区,头部合规平台的发展对稳定行业、推进普惠金融有重要的意义,希望备案试点能及时落地,推动行业行稳致远。

而对于备案情况,谢群的理解是,由于北京地区原先就定于6月底前完成核查,而核查完成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梳理和分析被查平台情况,以及安排其他平台的有序出清,所以不太可能在6月底立刻开始启动试点备案。如果是延后备案,大概率是因为监管层在统一部署行业分类处理、保持群体稳定方面,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制定稳妥方案。

从行业整体发展来看,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稳妥起见,备案试点名单不着急出,平台有序清退才是第一顺位工作,当多数不合格平台平稳退出后,网贷备案试点自然水到渠成。

薛洪言指出,就现阶段来看,备案试点与平台清退交叉重叠、互相影响,备案试点名单的推出会加速市场分化,如引发出借人资金搬家等,对不在名单上的平台带来较大经营压力。

《2018-2019广州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在展望2019年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前景时指出,互联网金融机构将以稳健发展为基调。2019年将继续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规范年”,行业迫切需要一部具有针对性的法律条文统筹整个监管体系,过去相关监管政策的施行对行业监管法律的制定具有一定指导、参考意义,互联网金融法的制定对我国互联网金融业的健康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下注“健康共同体”,医疗科技独角兽引领互联网+医疗健康2.0
两大实力派共创,易烊千玺用照片故事为nova5系列新品发声
nova5系列新品发布会 代言人易烊千玺再放大招?
“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中安普慧基金” 及“安全文化进煤炭行业公益行动”河南首航

精彩推荐